好运彩网 > 都市小说 > 棠锦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利刃
记忆高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址:好运彩网 www.hlxr.net,58小说网??!org哦

    长安不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从她记事起,她就是公主了。

    她是圣上在继位后得的第一个孩子,虽然不是儿子,依旧备受宠爱。

    即便是她一年年长大,到了要指婚嫁人的时候,长安还是圣上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这份荣宠,从未失去过。

    直到她杀害朝廷命官的事实曝光,才明白从云端跌落的滋味,可就算她心狠手辣、谋害官员,圣上也只是把她禁足,不许她迈出公主府而已。

    她失宠了,但没有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但此刻,长安突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,她痛苦、害怕,更彷徨。

    淑妃活不久了,那她呢?

    失去了淑妃的爱护,失去了圣心,失去了她可以骄纵任性狠下杀手的身份,她还剩下什么?

    她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她想把今日之遭遇怪罪旁人,只是,她又能怪罪谁?

    怪淑妃吗?怪淑妃生下了她?怪母妃给了她生命?她不能去怪,那样就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她能怪的似乎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母妃说得对,”长安哭得撕心裂肺,“本来所有的事情都瞒过去了,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,听了梁嬷嬷的话,害死了淑芳,把事情又翻了出来。不,我错得更早,那玉佩是我翻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昀沉沉看着长安:“你是做错了事,但出身不是你的错,那不是你能选择的?!?br />
    长安怔了怔,道:“我这株假金枝,还能在这公主府里待多久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李昀摇了摇头,道,“你若再去韶华宫前跪着,只怕是一天都待不了了?!?br />
    长安的出身是秘密,但又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偌大的宫中还有他人知道,看似风平浪静,谁知下一瞬又要掀起什么风浪,有人会拿长安做棋子,来替自己谋划。

    长安垂着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李昀缓缓起身,一面往外走,一面道:“你是公主,因而你不会替绍侍郎、谢知府两家人以及其他牵扯在案子里丢了性命的人偿命,你只能留在这里,等着父皇对你的惩罚?!?br />
    长安愣愣看着李昀的背影,想说什么,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等待吗?

    等待是一把利刃,就悬在她的头顶上,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,也许还有很久,也许就是下一瞬间。

    除了害怕和不安,她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比起一刀子定生死夺性命,这样的等待,根本就是煎熬,是把她的心架在火上,一点点加温炙烤,却不给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长安腾地站了起来,踉踉跄跄要往外头跑,刚跑了两步,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瘫软着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昀想把长安扶起来,还未伸手,长安已经撑着地面,摇摇晃晃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长安根本站不稳,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,明明是她最熟悉的书房,她却分辨不清距离和摆设,又摔了一次,才勉强够到了木炕边缘,咬着牙坐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进来给皇姐梳洗?!崩铌浪低?,掀开帘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五,”长安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,沙哑极了,“林勉清不爱我,但我知道他会想什么,我捂不热他的心,但到了最后,他是因为我才死的,呵……

    是我的存在夺走了他的命,他想?;さ亩?,我就替他守到我守不住的那一天吧。

    你若还有机会再见母妃,你帮我跟她说,我会好好活着,不会再任性妄为了,就在这公主府里,绝不会再去父皇跟前惹事了,我会想方设法多活一天是一天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来世,我还当她的女儿,父亲是官宦也好、农夫也罢,只要她给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出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有机会,我会说的?!崩铌烙α?,大步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外头的雨依旧下着,李昀沿着庑廊往外走,认真思索着长安的话,良久,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谁也不知道林勉清坠马前,何怀喻到底与他说了些什么,但从长安的话来推断,何怀喻极有可能知道长安的出身。

    何家是潜府旧臣,从前就与白家、曹家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白皇后母仪天下之后,白家借此荣宠,得封恩荣伯府。

    虽然比不得其他传承数代的公候伯府,但也算是得了爵位,比寻常官宦人家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地位高了,眼界也高了,与何家那样不上不下的潜府旧臣就疏远了些。

    何家这几年跟在曹家后头,破废了些功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是永正十五年白氏封后之后的事情了,在夏才人还住在延谊宫里时,亦或者说,傅皇后还在时,何家与白家、曹家的关系都不错,与其他潜府出身的嫔妃娘家亦有往来。

    何怀喻是何家的小辈,即便长辈们知晓些内廷秘密,也不会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他许是听到了只言片语,又听到房幼琳与红鸢回忆童年旧事,晓得了长安与玉佩的关系,猜测出些许,最终寻了林勉清说话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何怀喻那人自视甚高,他知道了房幼琳曾与林勉清议过亲,而房幼琳的八字又是假的,他像个傻子一样被骗了数年,定会忿忿地反过头去寻林勉清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能动摇林勉清的,无疑是长安的出身。

    何家虽然知道些内情,但没有真凭实据,只靠一张嘴,又怎么会去圣上跟前做那枉死的先锋?

    就算圣上为此震怒,何家一样要倒霉,得了便宜的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这等足以“伤筋动骨”的事情,自然要用在刀口上。

    虽不是此刻,但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长安的身份曝光,夏家、淑妃、长安肯定没有好结果,林家亦摆脱不了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会说林勉清娶了个假金枝,林家要成了一场笑话,这是林勉清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不惧旁人说他风流与乐伶来往,不惧说他没有功名只靠驸马身份混日子,但他不愿林家的声誉受损。

    不能和离,那就拿命填上吧。

    只要他林勉清不在了,长安公主府与林家的关系会慢慢疏远,时间越久,牵连就越少。

    能过三年五年,哪怕事情见了光,提及林家的人也会少许多。

    这数年间,若长安另寻了驸马,对林家的影响就更小了。

    李昀想,这些虽然只是猜测,但以长安对林勉清的了解,大抵能有七八分准。

    毕竟,所有人都不信,精通骑射的林勉清好端端地会坠马。

    书房里,长安瘫坐在木炕上,一动也不动,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林勉清生前画的冬雪寒梅,长安怔怔看着,喃喃道:“林家的名望,你竟看得那般重,比你自己的命还重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