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高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址:好运彩网 www.hlxr.net,58小说网??!org哦

    “那边是王家,那领头的便是王言,此人倒是有些奇特,在五年之前,他在王家年轻一辈几乎垫底,但后面却是有所际遇,寻得一处古藏,并且获得灌顶传承,自此脱离平庸,短短五年,便是成为了王家年轻一辈最强的人?!痹诮酉吕吹氖奔渲?,另外两大家族的人也是陆续出场,而洛颜也是颇有耐心的为秦牧介绍着这些对手。秦牧闻言,也是将视线投去,那宋晨一身蓝衣,倒是风度翩翩,气质也是相当不错,算得上是一号美男子。而那王言,与这宋晨相比倒是显得平庸许多,他的模样格外的削瘦,但那一对双目,却是炯炯有神,裸露在衣衫之外的皮肤,极为的线条化,如同岩石的棱角,散发着坚硬之感。秦牧显然对那王言更有兴趣,这种由平庸脱变出来的人,向来都不算简单,而秦牧也一眼就可以看出来,这王言,也绝对要比那宋晨更为的难缠?!安焕⑹巧窨沼虻奈宕蠹易逭饽昵嵋槐?,皆是有着出彩之人?!鼻啬猎诠鄄饬艘换岷?,方才缓缓的收回目光,眼中掠过一抹赞色,这五大家族之中,不提那尚未露面,已被所有人深深忌惮的上官绝,光是现在这些,都个个算是强悍,若是放在其他地方,那必然都是年轻一辈中顶尖之人。想来此次的武会,也会有些意料之外的精彩。时间在那沸腾的气氛中,缓缓的推移着,不过武会却并没有立即开始,在五大家族的操控下,那诸多的平台上,也是有着一些来自各方的强者切磋交手,不少的强者都是想要在这里展露一下实力,用来吸引五大家族的招揽,虽说如此会丧失一些自由,但却是能够获得相当优越的修炼条件,说来也算是一件公平的交易。而对于这种切磋,秦牧倒是没有太大的兴趣,因此倒直接是闭目养神,如此约莫待得天空烈日高悬时,那震耳欲聋的吵杂声,方才逐渐的减弱,再接着,他便是感觉到身旁的洛芊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要开始了么?!鼻啬廖⒈盏乃?,也是在此时睁开,抬起头来,只见得在那广场半空,已是有着一名老者悬空而立,那是上官家的人?!拔浠崦磕暌唤?,想来规矩也不用再多说,还是那样,抽签定对手,每家出场三人?!崩险咝刍氲纳?,在场中每一个人耳边轰隆隆的回荡着。老者声音落下,一个光圈便是自其手中升腾起来,光圈之内,能够见到四枚旋转的光签。嗤!光圈出现,洛芊立即起身,同时起身的,还有着其余三大家的人,他们手掌探出,一股吸力暴涌,直接是各自抓住了光圈之内的一枚光签,然后陡然抽回。咻!光签在钻出光圈的时候,却是有着光线延伸出来,待得光签落到洛芊手中时,那道光线,也是延伸出去,最后连接在了另外一枚光签之下,而那枚光签所落向的位置,正是王家的方向。秦牧双目微眯,抬目望去,然后望着那手握光签的王言,后者也是抬头将他望着,淡淡一笑,笑容中,有着浓浓的战意?!暗谝怀〉亩允?,是王家么?!薄拔颐堑谝宦值亩允?,是王家啊?!甭遘诽?,望着光签所连接的方向,眸子微闪,轻声道?!盎购妹挥邢衷诰团黾杭??!甭逖账闪艘豢谄乃档?,现在的四家中,显然是魏家实力最强,若是在第一轮就碰见他们的话,怕对他们而言会有着不小的消耗?!白芄榛嵊黾??!鼻啬谅痪牡牡?,洛颜这种躲避的心态,显然是有点掩耳盗铃的味道。洛芊点了点头,而后玉手伸出,手中的光签顿时一分为三,递向秦牧二人,道:“你们两人也抽签吧,这会随机决定你们所遇见的对手?!甭逖章氏壬焓秩ス幻豆馇?,光签刚刚到手,便是有着一道光线自顶端射出,然后射向王家的方向,与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连接在了一起?!笆峭跫业耐跖??!甭逖胀拍悄凶?,黛眉却是微微皱了一下,显然是对后者有些了解?!扒啬凉?,你也抽吧!”洛芊望着洛颜的对手,黛眉也是微蹙,旋即对着秦牧微笑道。秦牧点点头,伸手取过一道光签,而后光线延伸,接着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,连接在了一名身体格外瘦弱的普通男子手中的光签?;?。这番连接一出现,周遭顿时有着一些哗然声传开,一道道目光,不断的在秦牧身上扫动着,一些窃窃私语声,也是迅速的传开?!澳侨怂坪醪皇锹寮业娜税??应该是请来的外援吧,不过怎么如此陌生?”“看其气息,倒是达到了一元生死境的地步,但看情况,应该才达到这境界不久,这实力,也能与王言叫板?”“啧啧,洛家此次似乎有些倒霉啊,那王盼在王家年轻一辈,仅次于王言,但那洛颜,却是才刚刚突破到三元生死境?!薄笆前?,这样看来,洛家三场已是有两场不妙,相当危险啊?!碧弥芪侵诙嗟那郧运接锷?,洛家这边,也是有着不少忧虑的目光看过来,这种分配,对于他们而言,似乎是有些不公平,但这种分配都是随机,遇见这种,也只能算自己倒霉?!罢夥峙涠晕颐遣缓??”秦牧偏头看了看洛芊,问道?!叭绻阒挥斜砻嫔系氖盗?,那倒的确是不太好?!甭遘沸Φ?,然后她看了一眼王家那边的王言,道:“你遇见了王家年轻一辈实力最强的人,而我则是遇见了王家这次派出的三人中最弱的?!薄爸劣谘斩?,就有点麻烦,那王盼早便是踏入了三元生死境,交手的话,她输面比较大,所以这场的比试的重点,在你与王言的身上,你们的胜负,将决定古苏两家谁能晋入下一轮?!薄拔颐钦獯?,算是最强对最强,中强对最低,最低对中强,分配上面,算是五五分吧,当然……”话到此处,洛芊声音顿了顿,美眸停留在秦牧的身上,轻声道:“还是那句话,你的真实实力必须远超表面,否则败给了王言,那我们就输了?!彼淙欢杂谇啬恋氖盗?,他们经过林烨以及古陨的出手都是有些了解,但毕竟没见过秦牧真正的出手,所以谁都不清楚,在面对着王家这位最为优秀的年轻人时,他究竟能否展现出不俗的实力?!班??!鼻啬聊牡懔说阃?,但却没多说什么,等真正交手后,一切的质疑自然会终止,现在的话,说得再漂亮也无用?!叭氤“??!甭遘芳?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玉手一挥,率先掠出,然后落至下方一处宽敞的场台上?!扒啬?,此番靠你了?!甭逖粘遄徘啬廖弈蔚囊恍?,身形掠出,看来她也很清楚,她这一场,怕是输多胜少。秦牧望着两女的倩影,也只能耸耸肩,身形一动,直接是落到一方场台上,而后抬头,视线便是锁定在了那王言身上。此时那王言也是转过目光,然后盯着秦牧,那显得格外削瘦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,脚尖一点,破风声响起,直接是出现在秦牧所在的场台中。半空中,那上官家的老者,目露精光的扫视着场中,而后淡淡的道:“既然都已入场,那比试便开始吧,另外,交手之中,拳脚无眼,任何损伤都得自己负责?!焙?!伴随着老者这声音落下,三处广场之上,顿时有着磅礴灵力暴涌而出,而后其中两处,立即便是人影交错,战斗瞬间拉开。无数道目光汇聚向这三处广场,然后一些视线移动,停留在了第三块广场上,那里的两人,却并没有立即动手的迹象?!巴跫彝跹??!蓖跹允酉呱ü硗饬酱σ丫值墓愠?,旋即冲着秦牧淡淡一笑,拱手道?!扒啬??!鼻啬烈彩切π?,他知道这王言是在等另外两处的战斗结束,虽然那里的结果,应该都是早有预料?!芭笥阉坪醪⒉皇巧窨沼虻娜??”王言道?!吧窨沼蛉绱肆衫?,王兄不至于连所有人都认识吧?”秦牧笑道?!昂呛?,那倒也是?!蓖跹孕α诵?,他盯着秦牧,道:“这位兄弟应该也清楚你我这场交手的重要性吧?”秦牧微微点头,他明白,若是洛颜输而洛芊胜的话,那双方便是各有一胜,而他与王言谁能获胜,就代表他们所代表的家族,有着资格晋入下一轮?!澳潜闶怯行┍噶?,这场比试,我要赢?!蓖跹晕⑿Φ?。秦牧笑着摇了摇头,这王言倒也是干脆,没遮遮掩掩的,只是这场比试,他也同样要赢,不然的话,那蛮荒古塔就没他的份了。王言此话落下后,也就不再多说,双手负于身后,静静的等待着其他两处广场的战斗落幕,而秦牧同样是没出手,双目微闭,气定神闲。而在两人这般古怪的对恃下,时间也是迅速流逝,而另外两处广场上的战斗,也是在逐渐的接近尾声。砰砰!几乎是两道低沉的声音同时的响起,然后众人便是见到两道身影有些狼狈的自场台之上倒飞而出,当即场中,便是有着一些哗然声传开?!奥寮?,洛芊胜!”“王家,王盼胜!”半空中那名老者见状,袖袍一挥,雄浑之声,顿时在场中所有人耳旁响起。唰唰!而也就在他声音落下时,那全场目光几乎是瞬间转移,最后停顿在了第三块直到现在都未曾出手的两人身上。洛芊拉着脸颊略微有些苍白的洛颜掠回洛家席位,然后略显紧张的美眸也是盯着不远处的那道削瘦身影?!奥遘方?,对不起?!甭逖湛嘈Φ?。洛芊摇了摇头,眸子看向前方,喃喃道:“我们可还没输呢,接下来,就看这秦牧是不是真有他所说的那种实力了吧”在那满场哗然以及无数道目光的汇聚下,场台中的王言则是微微一笑,旋即双手缓缓的自袖袍中探出,他的手掌呈暗灰之色,隐隐的,有着一种凌厉的波动散发出来?!扒啬列?,我不会留手的,你小心了?!鼻啬廖⒈盏乃?,同样是在此刻徐徐睁开,他望着那王言,旋即手掌伸出?!扒胫附??!卑蹴绲牧榱?,如同奔涌的潮水,一波波的灵力自宽敞的场台之中扩散出来,灵力挤压着空气,发出低沉的嗡鸣之声,震人心魄。场中二人,目光对视,眼神皆是逐渐的凌厉,剑拔弩张的气氛,悄然笼罩。嘭。这般对恃,仅仅持续了霎那,那王言眼中寒芒一闪,脚掌一踏地面,一道残影驻留原地,而其本体,却是诡异消失,那般速度,寻常人已是难以用眼追踪。雄浑灵力,鼓荡在秦牧周身,他望着那身影消失的王言,眼神微凝,旋即身形突然诡异一侧。砰!一只暗灰色的手掌,弥漫着一股格外凌厉的劲气,陡然自秦牧耳旁搽过,劲风过处,连空气都是炸裂开来,发出低沉的炸声。嗤!劲风搽耳而过,秦牧右掌也是闪电出手,一把抓住那道手腕,肩膀倾斜,手臂抖动,一股凶悍力量,顿时喷薄而出。力量倾斜,那出现在秦牧后方的身影,竟直接是被他生生甩出,然后狠狠的对着地面砸去。咔嚓!不过,在那道身影头颅即将砸中地面时,其暗灰色手掌却是猛然触地,强横的力量,直接是瞬间将地面震成粉末,而后其双手触地,身体旋转,双腿激犹如流星,划起狠辣弧度,直接甩向秦牧眉心。砰!秦牧面色不变,握掌成拳,一拳轰出,直接是正正的轰在那王言脚尖之上,狂暴的力量爆发开来,一拳便是将其凌厉劲风尽数抵御而下,而且在同时,其右腿激也是陡然甩出,犹如一柄尖刀,直指王言咽喉。咚。在秦牧即将轰中王言咽喉时,其手肘突然诡异的斜拐下来,竟是将这刁钻的攻击给阻拦了下来,不过那等庞大力量,依旧是将其震得倒飞而出,脚尖在半空一点,便是凌空悬浮,而此时,这王言的一张脸庞,已是逐渐的弥漫了凝重。
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