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运彩网 > 修真小说 > 太极相师 > 第623章 处理
记忆高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址:好运彩网 www.hlxr.net,58小说网??!org哦

    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张去一揪着江南衣领狂扇耳光,痛得后者惨叫连连,直到江南两边脸肿得不成人形,这才像扔垃圾般扔到墙边。

    江南趴在地上,哇哇地吐着鲜血,断掉的牙齿叮叮当当地掉出来,看样子所有牙齿都掉光了,脸肿得连眼都睁不开,高挺的鼻子也塌,跟头肿猪似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痛死我了!痛死我了!”江南吐完血继续惨叫。

    盖因那种痛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,偏偏江南还得忍受着没有晕过去。张去一刚才打他时用力十分讲究,江南不仅不会晕倒,而且比任何时候都清醒,所以痛疼成倍地放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,江南进入房间时,张去一已经到了,只是没有现身罢了,把所有经过都看在眼内,所有说话都听在了耳中,所以心中无比的愤怒。原来江南这畜牲非但觊觎财产,还打江盈的主意,难怪千方百计要置自己死地,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还要强x自己的养母,简直就是禽兽。

    张去一伸一根指头轻轻一划,殷蕴的脚铐便断掉了。

    “殷姨,你没事吧?”张去一暗运灵力输进殷蕴体内游走全身,后者因为久坐而麻的双腿立即恢复,能够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一,你还活着,太好了!”殷蕴激动得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张去一给殷蕴递了张纸巾,安慰道:“蕴姨别哭,没事了,小盈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……小盈,你要找小盈吗?”江南怪笑着撑地拱起半边身,只是这货那张脸实在惨不忍睹,再加上鼻梁骨断了,眼泪不停地从眼缝间流出来,嘴巴还在滴着血,十分之难看。

    “小盈已经死了,张去一,你再强大又如何?再再厉害又如何?哈哈哈,小盈已经死了,我得不到的,你也别想得到!”江南口齿不清,状若疯颠地大笑。

    张去一剑眉皱了皱,淡道:“蕴姨,你先待一会,我去去就回!”说完提起江南御剑离开了庄园。

    滋……

    张去一提着江南极往黄石公园方向飞去,以他目前筑基期的修为,万里之遥也只需分来钟就到了。

    黄石公园乃火山爆的中心区域,火山灰那叫一个遮天蔽日,呛鼻的硫磺味道简直让人窒息,整座黄石公园都被岩浆覆盖了,火红的熔岩还没有冷却,入目所见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江南被张去一提在手上,由于高飞行,此时他的头杂如乱草,嘴巴还大张着合不起来,那是被强风灌的,眼耳口鼻都塞满了火山灰。

    张去一淡淡地道:“当初你雇用杀手来杀我,在加州博物馆设坑害我,黄石公园那次你也有份。仔细算来已经三次要杀我了,我这个人向来有仇报仇,有恩报恩!”

    “姓张的,自古以来成王败寇,要杀便杀,别特么的多废话!”江南尽量把肿得眯起来的眼睛睁大些,明知今日必死,他觉得有必要死得有尊严些。

    张去一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希望一会你还能这么有种!”

    江南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,吃吃地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去一脚下飞剑向下一沉,迅地降了下去,江南似乎意识到什么,惊恐地大叫:“不要,不要把我扔火山口里!”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张去一降落在一块冷却的岩石上,把江南丢下,然后御剑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走了?”江南愕了一下,眯缝着双眼四处打量,现这块岩石四周都是滚烫的熔岩,而且距离冒着浓烟的火山口并不远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地面隆隆地震动起来,火山口上不断有熔岩溢出来。江南只觉后背阵阵冷,这才明白张去一把自己丢在这里并不是大慈悲,而是让自己在死亡来临前,感受那种绝望的恐惧,简直太恶毒了!

    “张去一,你个乌龟王八蛋,快回来!”江南惊恐地大叫。

    隆隆隆……

    火红的熔岩从火山口源源不断地冒出来,向着四面八方流去,很快就流到江南所处的位置,渐渐地漫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??!”江南出凄厉的惨叫,高温的熔岩还没漫上到,他脚上的鞋已经开始熔化了,衣服迅地卷曲……

    蓬……

    火山口猛地喷,通红的熔岩火柱直上云霄,然后铺天盖地地落下。

    张去一回头看了一眼,这火山倒是喷得及时,免了那家伙一顿皮肉之苦,便宜他了!

    当张去一回到庄园,才过了三分钟多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一!”殷蕴见张去一,立即便迎了上来,现不见了江南,忍不住张了张嘴,不过最终没问出口,其实不用问她都猜到了结果。

    张去一淡道:“蕴姨,江南被我处理了,你不怪我吧?”

    殷蕴眼神有点黯然,摇了摇头道:“那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得你,对了,小一你到底跑哪了,小盈为了找你,自己开车跑了,我们找了许久也没找着,可能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殷蕴说着眼圈不由红了,语气中不无责怪之意!

    张去一听完殷蕴叙述经过,心中感动不已,媳妇儿为了找自己竟然连命都不顾地往火山区跑,那得有多危险,那得经历多少苦难啊。

    “蕴姨,对不起,当时我被困在一个地方走不了,今天才脱困!”张去一内疚地道。

    殷蕴也知道张去一肯定是出事了才没及时回来,但一想到失踪的女儿,就忍不住心痛得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蕴姨放心吧,我一定会找到小盈的,她还活着!”张去一安慰道。

    殷蕴惊喜地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张去一微笑着掐了掐指头:“蕴姨难道忘记我是干哪行的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小一能掐会算,以他的本事,既然说小盈还活着,那就肯定活着!”殷蕴瞬时淡定了,一扫数月来的阴霾,急急地道:“小一,那你快算算小盈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张去一点头道:“我已经算到盈盈大致方位,等送你回纽约后,我便去找她!”

    殷蕴点了点头,忽又犹豫道:“小一,我听说柳惜君和楚楠也失踪了!”

    张去一面色微变,急忙问:“如何失踪的?”

    殷蕴答道:“那会火山喷后,惜君打过电话给小盈,后来我回国后听说,惜君和楚楠让白猿带她们飞米国,只是后来就没音讯了,几个月都没回去。你妈急到不行,打电话来问我我才知道的!”

    张去一不禁皱了皱剑眉,白猿那货的半桶水水平,竟然还栽两人飞越大洋,不会是掉海里了吧,你大爷的!

    张去一虽然心急,却也不太担心,惜君和楚楠都与他有夫妻之实,两女要真的出事,他不可能没有感应,所以不用推算也十分笃定,两女绝对还活着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去一带着殷蕴御?;亓伺υ嫉谋鹗?,荷莉见到殷蕴归来,高兴地扑了上来,死里逃生的两主仆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张,你太厉害了,没有什么事能难到你!”荷莉满眼的爱慕表情。

    张去一暗汗,笑了笑不接话,免得了错误信号。

    安顿完殷蕴和荷莉,确保两人留在纽约安全后,张去一便御剑离开了米国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先去找江盈的,但听了殷蕴的话后,张去一决定先回一趟缅北新城,老妈老爸他们现在也不知急成啥样了,得先回去保个平安。

    以张去一目前的御剑度,回缅北也就是几分钟的事,很快便出现在新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当看到眼前的情景,张去一不由惊咦了一声,因为护城结界竟然开启了,那玩意极消灵气,不到万不得已,寒锋应该不会随便开启的,难道出问题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