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运彩网 > 玄幻小说 > 其华在侧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认亲
记忆高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址:好运彩网 www.hlxr.net,58小说网??!org哦

    之后,撇过李轻尘,再看三夫人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还给六妹请了个大夫,一会儿同到燕王府,定能让六妹见了病除。病一没了,燕王没准还会奉我上宾?!?br />
    连想到刚刚途径后院时,秦欢靠近的回话,以及自己再小声交代的事宜,心中突然涌出一丝对燕王府的期待。

    说过谁也不辞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李轻尘知道她自有准备,但到底是不甚踏实的,一挥手叫了两个燕王不认识的暗卫同随,这次苏锦溪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燕王府,就瞅见带有冯丞相府标志的马车停在门外。

    门外的白芷受燕王妃之命正等着她,见到她就赶忙往里引。

    再往里走,就听到冯途晟的哭天抹泪声。

    “燕王、燕王妃,可怜我爹爹都已经年过古稀,我那些女人又都不争气,到现在就这么一个孩子,还请燕王、燕王妃千万要还给我们冯府?!?br />
    紧接着是燕王的浑厚声音。

    “冯二公子,你的话,本王怎么听不明白。我们燕王府那里有你的孩子?”

    冯途晟看了他一眼,觉的目光锋利,赶忙低下了头,随即又抬头看向同样疑惑看着他的燕王妃。

    “就是灏寒兄之前纳的妾了,我这也才是知道,那孩子竟是我的亲生骨肉?!?br />
    “纳妾,晗珺生前就纳过一妾,而且几近临盆。什么?你不会说云烟怀的是你的骨肉!”燕王妃猛然腿软,幸亏燕王眼疾手快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对着冯途晟就是怒吼。

    “混账!那个逆子纳的妾怎么会怀的是你的亲生骨肉?!?br />
    当年李灏寒死的尸骨无存。燕王妃被袭转醒后,人就彻底崩溃了。直到得知苏云烟怀了李灏寒的孩子才重新有了活的希望。

    冯途晟要是说的事实,岂不非再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但他隐隐的觉的冯途晟说的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冯途晟被吓的哆嗦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那年重阳,我在苏府的丑事想必二位也是听说过的,我也是刚刚得知和我合欢的正是苏府的苏云烟?!?br />
    说着时不敢再看燕王的表情,只伏在地上抖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在外面欠了巨债,被逼得实在要命,又见老爷子想孙子想的急,想用这个孩子帮他冲抵过去。再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将今儿个意外得到的消息,在没确认前就来燕王府讨要。

    苏锦溪这时刚好被引着走到门外,在见到冯途晟的那一刻,像是被吓到了。突然捂住嘴惊恐的朝外后退起来,继而“不小心”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?!卑总票凰木俣帕艘惶?,赶忙蹲下身就去扶她。

    一时脱口的声音,立刻“引来”了燕王妃等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锦溪?你怎么了?!”

    燕王妃想挣扎着出去扶她,但实在头晕的不行,被燕王一把按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身侧两个噤声侍女赶忙出去帮扶。

    苏锦溪只得“被迫”扶了进来,有意让自己镇定下来,可却按捏不住自己的“心慌”,只得微闭起眼,不敢朝冯途晟多看。

    燕王妃见她走近自己身边,赶忙把她拽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锦溪,你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,自当有姨母给你做主?!?br />
    苏锦溪想抽出手,没有抽出来??醋潘凵裨降那有?,突然眼眶一红,扑通跪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燕王、燕王妃,锦溪有罪!锦溪对不起你们!”

    说着,再也“控制”不住的捂脸就哭。

    燕王妃诧异间有种不好的预感,燕王想暗示苏锦溪不要继续说,但已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突然含泪的一抬头,满脸愧色的抽涕道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都怪锦溪一时忍不住六妹的哀求,才纵容她陷害原世子没说实情?!?br />
    燕王妃只觉的不好的感觉越浓了。

    “锦溪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!”你的意思,难道云烟肚里的孩子真不是晗珺的??!

    燕王妃没说全想说的话,可心里却信了五分。

    冯二公子已然将话说的那样清楚,如今苏锦溪又是这副反应,叫她她如何,如何可能还安然不信!

    可接下来却是苏锦溪的哽咽更甚。

    “燕王妃,锦溪有罪。那年重阳我去找楚姨娘,谁料正撞见冯二公子与六妹的事,六妹只说下药时以为他是原世子,不想错识了,让我千万保守秘密不要告诉别人。当时我见她哭的悲切,怕她一个闺阁的姑娘万一想不开就应允了,谁知后面就出现了原世子和她在后花园苟合的事?!?br />
    燕王妃听完,猛然起身,扶着椅背的手抖抖的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我就说晗珺纳了她后,连碰都不碰,怎么可能在苏府后园对她用强!原来是场诬陷,要不是这脏水坏了他的名声,晗珺也许就不会做出日后的事?!?br />
    燕王却立刻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那逆子了,他都已经承认是他国奸细,叛国自是早晚的事!”之后,将手附在她手背上,妄想让她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而燕王妃却使劲儿抽出手,捂上耳朵摇着脑袋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才不会,要不他之前十几年怎么不做,非要到那事出了不久才做,可见是被人逼急了,不得不做!都是那个贱人,都是那个贱人害的晗珺!”

    苏锦溪想拉住她,终跪在地上匍匐不起。

    她不后悔,不揭出来,如何对的起翰哥、敛秋、甚至还有燕王妃,总不能让她傻傻的就这么被心怀鬼胎的人骗下去。

    可她恨自己的心狠,要是她稍微心软一点,燕王妃可能就可以被骗久一些,久的至少不会有现在的崩溃。

    这在这时,事件的关键人物,苏云烟突然一哭二闹的在丫环、婆子的簇拥下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燕王妃先注意到她的肚子,习惯性的就想上前去扶她,下一刻猛然止住,而后看她的眼中充满了恨的火焰。

    苏云烟自己不觉,还以为自己还是那全王府心尖尖的人物,见苏锦溪在地上跪着“不敢”看她,快几步,扶着门扇敲打的哭的更甚。

    “我好恨啊,我好恨啊,爷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,要不是肚里他的孩子,我真想和他一起去了??!”

    照平日,只要苏云烟一哭闹这个调调,燕王妃马上哄的连天山的月亮都恨不得给她摘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?怎么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燕王爷不骂她身边的人怎么伺候的不说,燕王妃怎么连她面前来也不来呢?

    没趣的又干嚎了几声,径直朝燕王妃走去。

    不,准确的说,是朝苏锦溪走去。

    仗着大周不入流的小小县主居然敢一回苏府就毁了他爹爹的容不说,据说还想逼着他们三房家产全充变身为奴!

    .